CFO,你好!歡迎訪問中國财務總監網!

返回首頁 | 加入收藏

logo

主頁 > 風險與合規 > 法規 >

财務人員違規不斷 人工智能可減少違規

2017-08-15 11:19:33 财會信報
分享到:
 

  近日,相關媒體相繼報道了多起财務人員違法違規案件。與此同時,人工智能取代會計人員的新聞也在近期接二連三地出現。事實上,财務人員違法違規現象一直以來就沒有間斷過。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導緻少數财務人員不斷挑戰法律、規章?在人工智能将取代會計人員的背景下,是否能夠杜絕或減少财務人員違法違規現象的發生?

  《财會信報》記者對近期媒體所報道的财務人員違法違規案件進行了盤點,并就上述問題采訪了專業人士。

  财務人員違法違規案件層出不窮

  案件一:挪用700餘萬元公款獲刑三年。2015年8月至2016年6月間,王某任遼甯省遼陽市宏偉區曙光鎮财政所會計期間,擅自将其經管的國庫賬戶存款7000097元分别彙入遼陽某電子科技公司等7家公司的賬戶,該7家公司再通過轉賬或提取現金的方式交給王某。

  王某将此款用于個人消費以及進行營利活動,通過營利活動獲得非法所得22615.6元。2016年12月,王某将其挪用的全部公款歸還遼了陽市宏偉區曙光鎮财政所,并到檢察機關投案,且主動将全部非法所得22615.6元上繳。

  近日,法院視本案具體情節,一審認定王某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扣押在案的非法所得22615.6元,依法予以沒收。

  案件二:貪污農合補償金392萬元獲刑十年半。2010年至2016年,被告人吳某标在廣西藤縣X鎮合管辦擔任會計職務期間,利用其負責辦理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報銷、撥付新農合補償金的職務便利,通過重複将藤縣合管中心審核過并裝訂成冊的報銷材料拆開,重新上報并辦理報銷手續的方式,套取新農合補償金。藤縣合管中心把吳某标通過上述方式套取的新農合補償金撥到X鎮合管辦的支出賬戶後,吳某标就将該部分補償金或X鎮合管辦支出賬戶内的其它補償金,撥到其自己或被告人陸某軍、李某華、韋某壯(另案處理)掌握的農村信用社賬戶,随後将套取的新農合補償金取出使用或瓜分。經審計,吳某标自己或夥同他人套取新農合補償金共計3924343.3元。

  綜合考慮案件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等,藤縣法院依法作出判決,以貪污罪分别判處被告人吳某标、陸某軍、李某華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五年二個月、三年十個月,并分别處罰金55萬元、22萬元、21萬元。

  案件三:安徽滁州一财務總監侵占公款自首退款獲緩刑。2010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李某某任太平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滁州中心支公司财務負責人、财務總監。李某某任職期間,利用其領導職位以及掌握公司預算管控系統審批權限、下屬員工工号之便,通過以招待費、辦公用品、宣傳用品、修理費、差旅費、車輛費用等多種名義,虛構報銷事項,提供發票安排下屬員工報銷或直接使用下屬員工工号在該公司預算管控系統中報銷,報銷金額共計148737元,被其侵占。

  法院認為,被告人李某某的行為已構成職務侵占罪。被告人李某某退清贓款,到案後如實供述所犯罪行,視為自首,酌情從輕處罰。依照《刑法》相關規定,判決被告人李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

  案件四:東泰公司原出納貪污逾千萬獲刑十一年。近日,廣西梧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梧州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東泰國有資産經營有限公司原出納孫豔貪污一案進行宣判。該案被告人孫豔作為一名公司出納,貪污數額卻達到了千萬之巨,令人震驚。法院認定孫豔犯貪污罪,決定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沒收個人财産人民币一百萬元。

  2004年4月至2010年12月,孫豔擔任東泰公司出納期間,利用負責收取東泰公司租金、押金等收入的職務便利,通過塗改《現金解款單》(回單)的金額和僞造銀行對賬單的方式,對東泰公司應該收取并全額存入銀行基本戶的租金、押金156筆共計人民币1630037.83元等收入,沒有全額存入,從而進行截留、侵吞,共計156筆、1416771.92元。

  2010年7月至2015年8月,被告人孫豔擔任東泰公司出納期間,利用其經手管理東泰公司現金支票的職務便利,通過私自在空白現金支票上蓋章從東泰公司銀行賬戶提現或轉賬、僞造銀行對賬單的方式,侵吞東泰公司公款共計人民币10362600元。孫豔通過上述作案方式共侵吞東泰公司公款11779371.92元。

  案件五:湘南學院原财務處長貪污公款92萬元獲刑三年。湘南學院财務處原處長史美潔利用職務之便貪污公款92萬元;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人民币73萬元;用贓款進行炒股、炒房從中賺取利潤20餘萬元,被法院以貪污罪、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20萬元。

  案件六:江西省南昌市安義縣東陽鎮北山村委會原會計彭冬生冒領國家糧食綜合直補資金,受黨内嚴重警告處分。2013年至2014年期間,彭冬生在負責東陽鎮北山村糧食直補、農資綜合補貼發放統計工作中,以其親屬的名義冒領國家糧食綜合直補資金共計4676.96元,據為己有。2017年6月,安義縣紀委研究決定,給予彭冬生黨内嚴重警告處分,收繳違紀款。

  案件七:村委會會計夥同村幹部套取征地補償資金受黨内嚴重警告處分。2014年至2015年,湖南省常德市澧縣原如東鄉楓林村黨支部書記朱鄭健、村委會會計李登揚在馬公湖水源補償工程征地拆遷過程中,虛報套取征地補償資金15.72萬元,用于村級日常支出。朱鄭健、李登揚均受到黨内嚴重警告處分。

  案件八:村委會出納夥同村幹部侵占村級集體資金受到開除黨籍處分。2014年至2016年,湖南省婁底市雙峰縣杏子鋪鎮原樟木村黨支部書記廖紅輝、村委會主任賀谷良、村委會出納兼報賬員劉國定通過虛列工程項目開支,套取村級集體資金35.99萬元,其中,25.75萬元用于村級協調開支,10.24萬元被3人予以私分,其中,廖紅輝分得7.72萬元,賀谷良分得1.75萬元,劉國定分得0.77萬元。廖紅輝、賀谷良、劉國定均受到開除黨籍處分,3人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私欲膨脹與監管缺失導緻違法違規現象頻發

  資深注冊會計師劉志耕在接受《财會信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财務人員違法違規行為的情況來看,都與金錢有關,都是财務人員利用職務之便為自己謀取不義之财,其根本原因還是一些财務人員私欲膨脹,同時單位又缺乏必要的規範、約束和監督。

  劉志耕指出,縱觀财務人員存在的違法違規問題,大多數都是财務人員“單兵作戰”,鑽了管理混亂或監督不嚴的空子,少部分是财務人員與相關部門的人員串通,共同實施違法違規行為。他分析,以下情況更容易導緻财務人員違法違規問題的發生。

  一是過于相信财務人員對資金的管理和使用,放松了對資金管理、使用的規範和監督;二是财務人員本身缺乏必要的職業謹慎,或過于輕信熟人朋友而違規操作,甚至被騙;三是單位對日常資金管理、使用的規章制度不健全,或雖健全但執行不認真、不嚴格,有時搞形式主義;四是單位對涉及各種财政撥付、補助、專用等各種專項資金保管、使用、監管的制度不健全,或者根本就沒有制定相關制度;五是一些單位财政資金的來源本身就存在一定問題(如騙取、套取、多要的等),導緻不需要按規定使用或使用有多餘,在這種情況下領導往往帶頭亂用相關資金,财務人員也趁火打劫或雁過拔毛;六是單位的一些資金本身就來路不正或來曆不明(如小金庫),這些資金本身就見不得“陽光”,更缺少必要的規範和監督。

  人工智能取代會計人員可減少違法違規現象發生

  在人工智能快速發展的當下,其取代部分會計人員後是否能避免或減少上述案件的發生呢?

  劉志耕分析,從以往财務人員存在的違法違規問題來看,很少是利用會計記賬系統(即人工智能)實施的,絕大多數都是利用了制度設計和人工處理的漏洞,事實上,我們也很少看到财務人員利用人工智能實施違法違規行為。由此可見,在人工智能環境下,财務人員實施違法違規行為的可能性要大大降低,這是因為人工智能執行制度會更加規範嚴格、沒有私情,幾乎沒有空子可鑽,除非人工智能本身設計有缺陷,或相關人員執行不嚴格,或串通舞弊。他認為,在人工智能背景下,應該會減少财務人員發生各類違法違規行為的可能性,但不可能杜絕。這是因為人工智能設計本身可能存在缺陷漏洞,或因财務與相關人員串通舞弊,或因今後更為先進的智能技術突破了原有的人工智能。

  重慶人文科技學院講師餘大川在接受《财會信報》記者采訪時同樣認為,随着人工智能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減少發生類似違法違規現象,尤其是能夠有效地減少常規、低級的違法違規行為,但是卻很難杜絕所有的違法違規行為。

  餘大川表示,在各種壓力的趨勢下,為了規避人工智能的監控,未來的違法違規行為将會變得更具有隐蔽性,比如從業務源頭開始舞弊,那麼後續的一系列财務核算都是有根有據的,人工智能未必可以查出,這也将大大增加查處難度。

  “針對報道中的多起村級組織會計舞弊現象,值得注意的是,村級組織的會計并不是正規的國家公職人員,大多數也不具有會計資格證書,他們的主業是務農、務工、創業等領域,因此算不上是通常意義上的财務人員,稱之為‘資金保管員’也許更為妥當,治理這類現象的難度相對較大。”餘大川分析道。

  劉志耕最後提醒,必須注意的是,盡管将來人工智能會進一步取代财務人員記賬,但由于不可能完全取代,所以,還會需要少量的财務人員。因此,隻要有人,就可能存在違紀違規問題。


相關文章>

閱讀排行

學習

文摘

會計 金融 風險 戰略 技術

生活


CopyRight © 2004-2019 CFO.CN 中國财務總監網 版權所有 中國·上海